第一章 重生,祠堂
作者:北夢木兮  |  字數:1287  |  更新時間:2019-11-20 14:22:22 全文閱讀

‘嘩啦——!’一盆冰冷徹骨的水從頭頂灌下。

   秦念白猛地睜開了眼,她眼神中是止不住的萬念俱灰,卻在觸及到周圍的場景時愣住。

   這兒... ...是秦家?

   她低下頭看了看自己白皙柔嫩的手,手背上沒有燙傷的疤痕,也沒有粗糙的裂紋。

   這四周,面前一排排的祖宗排位,疼痛不已的膝蓋,還有... ...對,冷水。

   她抬起頭看向潑水的人,劉媽媽。

   她整個人都呆在原地,心靈像是受到了極大的震撼一樣。

   自己重生了!

   重新回到了出嫁后的第二晚。

   這是自己被夫家送回娘家的時候。

   前世,長嫂惡毒陷害,親妹落井下石,母親冷眼旁觀。

自己還沒出月子,親女兒就被婆婆親手摔死,還要夫君給自己寫休書。

秦念白蒼涼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。

上一世,自縊可是很疼的... ...

   劉媽媽見大小姐惡狠狠的樣子,倒是冷笑了一聲,隨即揚起聲音嘲諷:“大小姐... ...您還沒有哭呢,我要是您,早就忍不住一脖子吊死了,新婚第二日便被送了回來,您可真是厲害呢。”

   秦念白動了動有些發僵的身子,踉蹌了一下站起身,她拍了拍自己衣服上沾染的香灰,指著自己肩膀上水漬的地方,問:“你潑的?”

   劉媽媽不曾見到過大小姐什么時候露出過此等冷漠狠厲的表情,倒是愣住了。

   但她轉念一想,自己為什么要害怕一個棄婦?

   秦家的女兒,嫁的雖然是豪門大戶,但畢竟是高攀的人家,必定一句話都不敢說的。

   誰能料到第二日就被扭送回來,還是因為頂撞婆母,不敬長嫂。

   真是讓人笑掉大牙了。

   劉媽媽想著外面傳的這些謠言,隨即壯了膽子,揚聲便嚷嚷:“大夫人讓我管教你的,她說了,若不好好的管教管教你,怕是你都要上房揭瓦了,難道這秦家的天被你掀翻了,你還要去何家作妖不成?”

   “那你叫母親來,親口與我對峙,我倒要看看,我到底做了什么事,能讓母親說出這樣的話。”秦念白的每一句話都落地有聲,說的每一個字都自帶不可觸碰的威嚴氣勢。

   劉媽媽有瞬間感到心底后怕,她有些不確定這大小姐的變化。

   可是她又摸了摸自己手腕上成色不錯的鐲子,還有方才二小姐可憐楚楚的模樣。

瞬時,貪欲使她完全忘卻了對面是大小姐這回事兒,臉上自然而然流露出冷嘲神情。

   “大夫人說了,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,您不要這么冥頑不靈了,還是好好想想,自己若是第二天就被休妻,該是什么落魄下場吧。”

   秦念白坐在旁邊的凳子上,她看了看桌子上的這一排各種各樣的毒打刑具。

   又看了一眼自己胳膊上,那些紫紅色交錯的傷痕,自己不止一次被打暈過去。

四周祠堂昏暗,時不時有絲冷風刮過,陰森異常。

   劉媽媽收了天大的好處,又拿捏著自己不敢在母家苛待下人,落得個聲名狼藉,她才有膽子這么肆無忌憚。

秦念白不消片刻,便琢磨透了劉媽媽的小心思。

劉媽媽被大小姐看的心中一涼,但她依然嘴硬說道:“怎么,大小姐嫁了人,覺得可以不用聽父母的話了么?”

   “劉媽媽,你看這是什么?”秦念白慢悠悠從脖子上解下來一枚金鎖,上面雕刻著繁復精巧的花紋,看上去絕非凡品。

   這是自己出生的時候就戴在脖子上的,一刻都不曾離開過身邊。

   劉媽媽眼前一亮,嘴角揚起不為人所察覺的暗喜,她自然是留意到了,這金鎖做工精細,拿出去賣就是天價。

   “想要么?”她循循善誘。

   劉媽媽猜忌的看了看她,又估摸著她大概是想討好自己,心中貪念占了上風,她點了點頭。

北夢木兮
作者的話

求收藏哦

捧場

按“鍵盤左鍵←”返回上一章   按“鍵盤右鍵→”進入下一章   按“空格鍵”向下滾動

章節評論

發表章評
利来国际w66.comag旗舰下载 - www.w66.com利来国际最给利的老牌